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要闻 » 正文
以身酬贫志未泯——追记合阳县优秀扶贫工作队员王亚平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8日

“哀思亚平,追赶超越,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这是合阳县黑池镇营里村村委会议室的一条标语,这条标语寄托了营里村干部群众对王亚平不尽哀思,也彰显着在王亚平精神鼓舞下矢志脱贫的决心。

王亚平,合阳县扶贫(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农业综合开发股股长,2015年3月15日担任黑池镇营里村脱贫攻坚工作队队员,2017年4月29日12时40分因积劳成疾与世长辞。王亚平用自己恪尽职守、敬业爱民、无怨无悔的人生践行了一个“农发人”的的忠诚和执着。

把业务学习当做生命线的“大老粗”

“我干这份工作,如果自己都是外行,怎么能把工作干好呢”。学一行,爱一行成为王亚平始终如一的信条。

1966年7月,王亚平出生于合阳县黑池镇金营村一个教师世家,高中毕业。1992年通过陕西省乡镇基层干部招聘考试,聘任到马家庄乡人民政府,先后担任出纳、乡企专干、公路专干、乡政府办主任等职务。

据黑池镇党委副书记王平回忆:他那时候分管公路工作,是王亚平的分管领导。王亚平为人实在、好学、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工作之余就喜欢学习钻研,经常帮同事修理水龙头、电风扇、电视,哪怕是晚上12点水龙头坏了,他也随叫随到,修好为止。大家戏谑的称他为“高科技”,平时都叫他“科哥”、“王哥”。

2008年年底,王亚平从原马家庄乡政府调入合阳县扶贫(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一直从事农业综合开发工作。扶贫开发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还关系着群众的切身利益。其中项目区初设、可行性报告等重要文案的写作,测量、绘图、预算等等,都是普通人一看就头疼的作业项目。面对新工作,不会怎么办?王亚平就一个字——学。

为尽快熟悉农发工作程序,做业务上的行家里手,她从“零”做起,从头学起,“百度”成为王亚平最好的老师。据王亚平的大女儿王晓菁说:有一天晚上,她看到父亲正趴在电脑前下载一个工程制图的软件,那可是专业人士才能搞懂的东西啊。自己看了一下,完全看不懂。却见父亲一边绘图,一边在百度上查资料学习,一直到凌晨三点左右。过了一段时间,她听父亲单位的同事说,父亲已经可以高标准的操作那个软件了。

有些在“百度”上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就深入到项目区进行实地考察和研究。金营村党支部书记王陵告诉记者,2016年该村作为扶贫开发项目村,王亚平在村里进行实地勘察,回到村里一边和村上干部探讨,一边在村委会的旧挂历背面开始画图,遇到问题就又返回项目区进行勘查,来来回回跑了好多趟,终于画成了草图。

在此基础上,他还经常向兄弟县市学习交流先进的工作经验,韩城市扶贫办农综科长唐建锋就是因为经常跟王亚平交流工作而成为好朋友的。有一天唐建锋打电话交流工作,得知王亚平住院要过来看望。王亚平说:自己刚动了一个小手术,不要紧。过两天我出院了带着合阳项目区的干部去韩城学习。王亚平去世后,唐建锋十分悲伤,带着妻子到他家,足足呆了3个多小时。

通过自学,王亚平还拿到了助理工程师资格,他撰写的初设报告、可行性报告受到省市专家的认可和好评,被作为样板推在全省广。

把加班加点干成常态的“大闲人”

渭南市农发办土地治理科科长杨胜利在合阳检查工作时,得知王亚平的情况后去看望,王亚平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杨科长,今年到现在我还没有到咱项目区去过,也还没有到营里村去过。”

王亚平是一个把工作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的人,用合阳人的话说就是“不惜力。”营里村党支部书记宋丰科清楚地记得,2016年12月的一个晚上,作为驻村第一书记的王北红和工作队员王亚平结束了项目区一天的工作,又马不停蹄的深入营里村下乡入户。“当时已经10点多了,村上的路灯都灭了”宋丰科回忆道“:是我开着车灯,照着两个人入户,那天的风特别大,吹得王亚平手上的扶贫手册哗啦啦的响。”

“亚平这人好得很,好得很”还没等记者说完来意,营里村贫困户胡宝良就急切的说道。在他的印象中,包扶他家的王亚平说话和气,隔三差五就到家里来嘘寒问暖,年节时还送来米面油慰问。听到王亚平去世的消息,老汉不由得一阵叹息:“多好的娃就这么走了……”

据该县扶贫办副主任王北红介绍:为全面推进脱贫攻坚工作,在承担农业综合开发工作的同时,他作为分管领导,和农综股仅有的两名同志都参与到营里村的脱贫攻坚战中来。王亚平包扶了五户贫困群众,白天在项目区工作,晚上开展包扶工作或者在办公室加班已经成为常态。

其实加班加点对王亚平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他的爱人王菊芳在抽泣中断断续续地回忆着。她说王亚平“在乡镇工作时老去县上开会,调到县上了又天天到项目区去奔波,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早已司空见惯。”

王北红回忆:他和王亚平经常在项目区下乡就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都顾不上吃饭。王亚平有时连饭都不吃,又一头钻进办公室开始绘图工作,直到凌晨两三点,通宵达旦的加班也经常有。因为租的地方管理比较严格,王亚平因为加班晚了常常被锁在门外。

特别是王亚平发病前的3个月,工作任务特别重。王亚平基本都是超负荷运转工作,去年10月份省市验收,国家审计署审计,11月份省上又下达了2万亩项目区任务,初设、可行性报告,白天在百良镇项目区采集项目、跑线路、看渠道,晚上加班定方案、做规划、绘图纸……他就是在赴大荔县农发办学习农业综合开发实施方案编制做法,并为营里村贫困户参观设施农业选点的工作一线发病并最终治疗无效与世长辞的。

但就算是工作这么忙,只要有人请他帮忙,无论是同事朋友家里、办公室的电器、自来水坏了,还是项目区外的村组有农田建设项目需要帮助,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帮。别人问他忙不忙,他总是说:“不忙,有时间帮你干。”

把工程质量当做高压线的“假监理”

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每当工程实施,他就和同事们一起,不顾寒暑、不顾风雨,坚持走在第一线;工程建设到了关键时刻,他更是不顾家庭、不顾病痛,在困难的环境下,一下乡就是几天!汗水裹着泥巴,衣变脏、声变哑,腰变僵、腿变硬,他坚持着;有时又累又渴、错过了吃饭时间,身体几近虚脱,他也坚持着;有时为了选点定线,甚至感冒发烧、胃病复发,他仍坚持着!他就是凭着一颗对工作的责任和热情,从不因困难而降低对工作的严格要求,坚守在农发工作的最前沿。利用休息时间与项目区村干部讨论如何建项目,怎样建才能使群众受益最大,就项目建成后的受益情况、使用情况等都做到心中有数。

把脱贫攻坚干的风生水起的“真穷人”

在许多人眼里,扶贫开发工作是“肥差使”。但是王亚平却说“:决不能让群众戳“农发人”的脊梁骨,也不能让群众戳我的脊梁骨。”

2008年,他被调到了县扶贫办。时任扶贫办主任雷治斌回忆道“到项目区去勘查渠道,为了弄清渠道走向、深浅和新旧程度,王亚平不吱声,‘扑通’跳下去了看了,不管有没有荆棘,有没有积水,经常一身泥水就上来了,他从没怨言。”

在扶贫(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工作九年来,他先后参与规划、实施了该县知堡、坊镇、路井、黑池、马家庄、新池等项目区中低产田改造6万亩、高标准农田建设8万亩,涉及40多个行政村,累计衬砌改造各类渠道400余公里,配套实施各类渠系建筑物5900座……

他所包扶的营里村,是县上确定的“四类村”“贫困村”,为此他和担任第一书记的王北红没少下功夫。通过入户调研,他们决定从扶班子、扶基础、扶产业、扶健康、扶技能入手。从4月份开始,先后和工作队一起协调相关单位,为营里村进行硬化巷道2.4公里、修建灌溉渠道3公里、铺筑村级广场980平方米。建设过程中,王亚平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测绘、设计、监理一管到底,高质量完工。“我们村铺的路,质量之高在附近的好多村还真没有呢。”宋丰科感慨的说。

驻村工作队还对村上群众进行了两场实用技术培训,为贫困户发放小麦良种3000斤、玉米良种400斤、有机肥料4000斤,在重阳节,为七十岁以上老人每人赠送了一件夏凉被……

王亚平去世后,新池镇坡赵村的干部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消息,而随后到家里进行吊唁。“葡萄园受益了,还想让王哥看去哩,谁知道……”村委会主任乔广富沉痛的说。

原来,坡赵村将发展红提葡萄产业作为脱贫措施。在发展中,王亚平做了大量工作。

在王亚平的字典里没有吃拿卡要,也没有中饱私囊,不管下乡多忙、多累,他也没有向单位和领导提出过任何要求。只有一个字——忙。刚到县城工作时,一家五口挤在农行退下来的55平米的毛坯房里(租房)。妻子没有工作,家里二女一子。大女儿找了一个大老板的儿子,人家要过来提亲,为了不使女儿嫁过去受委屈,他才决定在合阳贷款买了143平方米的商品房。首付15万元,兄弟借了10万,老父亲资助5万,房贷33万元,每月还3500元。

王亚平走了,但他的精神留了下来。中共合阳县委员会、合阳县人民政府做出了关于向王亚平同志学习的决定,全县广大党员干部也在他的激励下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脱贫攻坚地伟大实践之中……(宣传部吉宏伟  刘均锋)

上一条:市督查组来合督查铁腕治霾工作
下一条:中共合阳县委 合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县开展向王亚平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关闭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版权声明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