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旅游 » 文化长廊 » 其他 » 正文
协警老王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04日

作者:姜平

和老王的相识完全是缘于工作。刚参加工作,我被分配到合阳皇甫庄派出所,当时所里人少事多,警力十分匮乏,所长几次想聘请协勤警却一直没有合适人选。一天吃饭时,所长匆匆从外面回来,兴高彩烈地说:“找到了,定国村的王全学这人不差,多年的老协警、老治安员,我看行。”接着又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些王全学的“传奇故事”。当时我心里很兴奋,恨不得一下子见到他,给自己找个得力的“帮手”。

过了三五天,所长带着一个人来到我办公室,“这就是老王,以后你俩搭班,好好工作。”乍一看,我心里很失望,怎么也把眼前这人和所长描绘的经验丰富、能力突出的老治安员联系不上——中等个,寸发,微有胡须,一身半旧的暗灰色西服,脚上却穿着一双白底黑绒的新布鞋,只一双小眼睛乌黑闪亮,透出一份精明干练。简单地寒喧、握手、介绍后,各自回房忙工作。接下来几天,我们很少说话,我对自己的“拍档”有些失望,怎么一点没看出他的过人之处?

转变看法是由于一起纠纷处理。一天早上我接手了一起家庭矛盾调处案件,当时女方满脸血迹,要死要活,男方态度恶劣,根本不认错。我从上午10点一直忙到下午2点,又是讲政策,又是谈法律,好话说了几箩筐,一点用也没有。正在焦头烂额之际,老王进来了,他阴沉着脸,一进门就对又哭又闹的二人大喝一声:“哭啥哩!没完了?这是你屋里?”两个人一下子停止了争吵。老王坐下来,厉声质问男方:“打老婆就是你的本事,你还有理了?有本事把日子过前去!”语气稍转平和,又对女方说,“他打人是违法的,按照法律要拘留,罚500块钱,你们先回去准备钱,交了罚款,准备被褥去看守所,回来后你们到法院打官司离婚!赶紧去,我还忙着哩!记着赶明天早上把钱送来!”二个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会然后一声没吭出门走了。我看的目瞪口呆,赶忙问:“老王,真罚款?”老王“扑哧”笑了一声,点燃一支烟,说:“交啥哩!你太书生气了,按法律政策办事是对的,但要讲究方法,灵活处理。农村这号事几乎天天都有,那两口子不会离婚也不会交罚款,妇女家只为出口气,没事,今晚人家还睡一个炕头,不信咱明天去他家看看。”第二天我俩去查看,果然人家又复好如初了。

那件事后,我和老王越走越近,案子办得愈来愈顺手,辖区治安工作日渐成效。随着了解的深入,我对老王也愈来愈佩服。老王82年从部队复员回家,干治安协管工作已有24个年头了,先后配合过8位派出所所长的工作。每个村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调处了无数起纠纷,协助侦办过许多很有影响的案件,颇富传奇色彩的破案故事至今还为群众津津乐道。

92年8月份黄龙县发生了一起杀人案,犯罪嫌疑人确定在防虏寨乡浪后村。前来抓捕的黄龙刑警和老王在犯罪嫌疑家门口探望,看到嫌疑人光着膀子睡在窑门口的床板上,手里紧握着一把菜刀,几位民警怕敲门惊脱了嫌疑人,转到窑顶,向下一看,窑顶到院子足有5米高!其他人心里有些忧虑,老王说:“我跳下去,你们赶快撞开门进来。”老王从窑顶跳下来,一把抓住嫌疑人握刀的手,两人扭作一团。在其他同志的配合下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抓捕。事后,组织给老王颁发了一块奖状,老王的脚却肿得几个月下不了炕。

派出所的工作细琐、繁多,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最多的是和群众打交道,但要做好不是件容易事。和老王下乡常因错过时间要在村干部、群众家里留宿、吃饭。因为接触人多,为了卫生我常带着一个喝水的玻璃杯,从来不用群众家里的杯子。几次下乡后,老王问我:“你知道为啥到人家屋里,群众总是对你很尊敬,却总是有距离吗?”我愣住了,这也是我百思不解,迫切想弄清楚的,赶忙询问。老王十分严肃地说:“庄户人(农村人)没有城里人有钱,也确实不很讲卫生,但自尊心更强、更敏感。你到处拿个杯子,连人家的杯筷都吓得不敢用,让人觉得你看不起他!不信任他!心里隔‘层层’,咋能和群众‘打成一片’?”我恍然大悟。从此下乡再也没拿过杯子,到了群众家饿了就吃,渴了就喝,遇见农活搭手就干,一有空就和群众蹲在地头,抽一支“廉价烟”,唠半天家话。果然半月多时间里,辖区群众接纳了我,无论走到镇上还是村头,总能听见有人老远就喊:“小姜,到屋里坐!”

基层派出所民警待遇很低,协警的待遇更低。老王的爱人在家务农,一个人经营五、六亩地,两个孩子上学花费很大,我几次问他为啥不做个生意,挣大钱,他都笑而不答。05年6月我调回县局工作,接到调令时,老王正在下乡,我一直等到他回来。听到我要走了,他笑得很勉强,帮我收拾东西,一直没说话。下午天下了点雨,我没走成。晚上我来到他房间,点燃香烟,面对面坐着,老王突然感慨地说:“能到局里工作是好事,老哥盼着你步步高升。唉,我太爱咱这一行了,一天不干心就老发慌……看到你,我就像看到刚工作时候的我,年轻、有精神、有干劲。以后要取消协勤警了,这是好事,公安局太需要你们这样有文化的年轻人了,但是你要记住一条,不管事干得多大,别忘了咱农村人,不管是谁,不能实心实意地看待老百姓,爱护老百姓,谁就干不好公安工作!……”那夜,我们一直聊到凌晨三点。第二天起床后,老王又下乡去了。

在县局工作一年多来,我常常想起老王,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他对我说的话。(作者工作于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上一条:又是一年雪飞时
下一条:踅面

关闭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版权声明在线投稿